Ophelia

请先看置顶再看简介。
致自己: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高,不要太看得起自己,不要把自己太当一回事。文字最重要的是灵魂而非堆砌辞藻。共勉。

低产期,有很多脑洞但是写不出来那种。
剧情感很烂。
文章一般ooc,慎看。
不是很喜欢看到因为cp相关的撕逼事件。

不知道该说什么,lof现在面临的情况很坏吧。

留个后路吧。

微博我一般用来吃瓜用,不作发表文章所用,不过要是喜欢跟我一起吃瓜的可以来,我们互关鸭。

我微博:唐老篮篮篮(不过近期删掉了微博,因为嫌烦了,过段时间会下回去的)


inner那边我会去申请个账号先做个后路的,我所有的文章基本上都在WPS有备份所以不用担心。除非真的lof没了,一般不会转战其他地方。陪lof坚持到最后一刻吧。

然后如果有想扩我的欢迎来,我企鹅,私聊给,问了一定会给的。



然而废话非常多就是了。基本上都是各种沙雕说说。

事到如今,只能说。

属于同人和原耽甚至更多小众圈子来说,所处的位置实在是太小了吧,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能够被摧毁和警告。


但是说实话为什么那么多文手和画手号召圈地自萌,不要跨圈出警的原因。

大抵都是忧患意识吧,知道这片天地很容易塌陷,但是也有对自己心态的激励和约束吧。

大家都知道这是灰色地带,但是好歹上面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来默认这些圈子的存在的,而这种态度说实话大家都心知肚明,双方都明白,自己嗑自己的,只要不是闹得太大影响力太大,谁都不会管你。

都是圈子里默认的规则。


然而就算各圈文手也好,画手也罢,甚至是大多数读者,也都非常有素质的(至少在我看来是大部分)圈地自萌,跨圈出警的都是很少很少,并且大多数的情况都是以圈内解决了为结果,顺顺利利的解决了,没有多少人会想要闹大到圈外。

我混了同人这么多年,唯一见到的出圈事件也就一件。


我始终不明白某些人,或者是某个人,甚至是资本,为了钱和利益就真的能这么没良心吗?

或者说,某些党同伐异的人,难道之前的教训,还没能让你们长记性吗?


我觉得真的很悲哀。

在这个越来越小的,逐渐消失的圈子里。





但是如果lof这次真的撑不过去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只能再找下一个能够接受我们的港湾吧。

愿我们都不要再漂泊。

我选择开始重新热爱生活。

做了一点儿露英的表情包。喜欢自取hhh

【露英】棋局(2)

 扑克设定露英,有权力争斗。

————————————————————————

2.偷花的小贼

  

  气氛热烈的像刚被爆开的香槟塔,如涟漪一般从中心散开,传播向外围,联谊正式进入高/潮。

  

  贵妇的裙摆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弧度,蕾丝花边在空气中荡漾,半露的饱满胸脯,被束腰勒紧显出纤细腰肢的轮廓。

  她们大多容貌明丽,眼眸总是带着若有似无的挑逗与情欲,却又极度自控,极度优雅,伴随着迷惑人心的香水味,像一簇正处于旺盛花期的玫瑰,危险而又美丽。

  

  镂空蕾丝手套搭上男伴宽厚的肩膀,高跟鞋在平滑的舞池踢踏出有节奏的声响,小提琴与大提琴为主旋律的慢舞步交织出似离非离的忧郁感,舞步的双方仿佛一对忧愁善感的伴侣,而一曲结束后他们却又是生疏的陌生人。

  

  亚瑟提早来到了会场,但却迟迟没看到联谊另一边的主人。不过不仅仅对方未到,连自己这方的主人也同样的迟到了。

  这样不好。亚瑟心想。

  以后要教他的事情还有很多,至少联谊要提前到不要迟到这种事就是首要。

  

  

  而这时舞会的第一曲逐渐转入低潮,舞伴们相互敬礼,以示谢意。姑娘小伙们互相交换了舞伴,乐师们又重新奏响第二曲。

  在黑桃国,即使这里是永恒的女神塔罗[1]所眷顾的幸运国度,但有时却仍然沾染了与冬季交接的春意料峭,尤其是夜晚降临时分,这种寒意更加的深入骨髓,稍不注意,可能就会感染疾病。

  又由于舞会上的贵妇先生们为了跳舞时能显出他们美好的身材,衣着会单薄很多。

  所以黑桃国的舞会向来在室内关上门进行,而为了防止因为个别原因没办法如约而至的人中途进场带进寒风,舞厅一般都设有两扇门,中间留有过道过度空气温度。

  亚瑟自小听力就异常敏锐,他本来就站在离内门不远的地方与黑桃国的贵族商讨一些相关事项,所以也就自然而然的听见了外门嗑哒一声被推开的声音。

  起初他以为是阿尔弗雷德这个冒冒失失的完全不合礼节的假国王终于来了,在他心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推开的门后站立的人却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那是一群身形相当高大的人,带着寒气与风尘,抬脚径直走进内门,皮鞋落入地毯内发出细小的声音,而这其中最高的要数为首的斯拉夫青年。

  青年长的意外的高大俊美,似乎他一出现,舞厅里的视线就被尽数吸引过去了。

  亚瑟认得这个人,是几年前新上任的梅花国王,手段风行雷厉,在朝政上从不拖泥带水,以强硬的事实说服了一干大臣。

  

  斯拉夫青年取下头顶的帽子,平放在胸口处,亲自为站在他面前的宾客行了个致歉礼。

  “我为我的迟到感到抱歉,希望这没能影响大家美好的舞会。”

  

  他这么说着,眼睛却是只看着亚瑟的,他俩的身高差出了半个头,斯拉夫青年低头看着他,眼里有些笑意。

  而亚瑟只能微微抬头看着他,并表示来者是客,不需要纠结这么多。

  斯拉夫青年并未像宾客那样身着舞会的服装,他只是穿着简单的,但却足够应付这种大型场面的梅花国特有的服饰,说不上冒犯,但又足够礼貌,只是用来跳舞也足够勉强。

  他踩着优雅的音乐,来到亚瑟面前,后方摇曳的烛光因为高大的斯拉夫人被遮住,在亚瑟头顶留下一片阴影。脱下黑色手套,伸出一只手,而只是目光灼灼的轻微低头看向黑桃皇后。

  “伊万.布拉金斯基。”

  斯拉夫人这样对他说。

  亚瑟明白他的意思,于是也同样脱下了白色手套,抬头正视他,伸出手与梅花国王的手指握在了一起。

  “亚瑟.柯克兰。”

  他回握斯拉夫人,并选择抬头对他微笑。

  

  青年的手似乎是因为常年处于寒冬,永远带着烫人的热度,而冬天未带走的寒意却让亚瑟的手指有些冰凉,他俩相握的手触碰后,暖流像找到了突破口一下,逐渐温暖了亚瑟的手指。然而亚瑟却感觉那只手似乎不紧不慢的紧紧握了一下他的手指,随即又快速放开,就仿佛刚刚的那一下紧握仿佛没发生过一样。

  他抬头,却看到青年紫色的眸子里带了笑意,于是亚瑟朝他微笑了一下,青年却愣了愣,转身与其他大臣招呼去了。

  

  青年刚走,一位老人就走了过来,他的旁边紧跟着一位中年人,朝亚瑟行礼,亚瑟对这位有较深的印象,他是黑桃国的开国元勋之一,名叫里蒙.克里斯,而他旁边的那位则是他的儿子,叫佟.克里斯。

  这二位所处家族作为开国元勋之一的家族被前几代黑桃国王所加持,逐渐权力成为仅次于皇室的家族。

  尽管这一支家族展现出看起来绝无二心的忠心,然而亚瑟柯克兰却始终不得不忌惮他们家族的势力与所掌控的权利。

  在终于安顿好手短舌长的家族老人后,亚瑟转过身去刚想去安抚因为国王陛下迟到而迟迟躁动的来宾与贵族。这时候的阿尔弗雷德才终于姗姗来迟。

  亚瑟看着他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耽搁,到现在才终于来到内厅,尽管他衣装得体,谈吐优雅,在来到厅内的一会儿功夫,便能够将自己迟到的坏印象在宾客贵族们的心里一并扫除干净。但是他作为一个国王来说已经勉强合格(亚瑟自认为),然而黑桃皇后心里还是对他迟到这件事有了很深的芥蒂。以至于迟迟消不了心里的郁闷,也失去了平日的风度,没有主动上前搭理他。

  而阿尔弗估计也是知道自己不占理,也加上这种场合不适合他没脸没皮的去开玩笑,于是也没有主动上前搭话。

  

  这场宴会始终让亚瑟头疼无比,然而真正让亚瑟头疼的不仅仅在开场。更是当这拥有百年摩擦的敌对国的国家,甚至是国王之间的头一次见面。

  然而说是头一次也不算特别严谨,毕竟这两位在看似平和的表面下,潜藏的是数百次在战场上背后的暗暗交锋。

  宴会上的两位主人公终于一一问候完王公贵族后,以至于终于对上时,总免不了喜爱看好戏的人存在。

  

  金色蓝眼的青年对上铂金发色紫眼的青年,前者带着平易近人的笑容看着对方,而后者则眯着眼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他。

  谁也没有主动开口,他俩就这么看着对方,仿佛针锋相对一般,将现场的气氛凝结成冰块。

  亚瑟站在阿尔弗雷德的身旁,有些诧异阿尔弗雷德今日的不同。

  他心道不太妙。

  于是暗地里悄悄推了阿尔弗一下,阿尔弗雷德才好像从针锋对决的眼神里缓过来一样,终于主动打破这个僵局。

  于是他俩终于在一阵客套的寒暄里下来,相互握了握手以示友好。

  

  至此,宴会终于彻彻底底的进入高/潮。

  

  而在这场交际晚会接近尾声时,对方在宴会上将所有的交际都推给了身旁的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而自己却准备悄悄溜出门时,亚瑟终于沉不住气了,他不动声色地准备悄悄跟上去,却被阿尔弗雷德一把拉住。

  然而阿尔弗雷德也并不是叫他不要这么做,只是在阿尔弗雷德托着下巴想了想以后,才开口。

  “我感觉他好像对我,还是应该说是整个黑桃国。有一种莫名的敌意。”

  亚瑟挑眉看他。

  阿尔弗雷德叹了一口气,好像终于下定决心了一样说出口来。

  “刚刚握手的时候,他不是那种很友好的,礼节性的握手。而是,使出了十成十的力道使劲儿捏我,我到现在,整只手都还在隐隐作痛。”

  为了彰显出自己语言的可信度,阿尔弗雷德难得认真的解释,并且脱下手套展示自己的手掌心,果不其然的一片红,明显是刻意为之。

  亚瑟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阿尔弗雷德却好像还是不太放心一样,再次叮嘱了他一次,亚瑟也再次点点头,并且拍拍他的手表示安慰。

  于是这才出门。

  

  并非刻意为之的跟踪,而是悄悄用魔法隐匿了自己的踪迹,他非常担心这位表面上看起来笑的无害的青年,但实际上却令亚瑟看不透的国王陛下究竟在想些什么。

  为了以防万一,加上得天独厚的魔法天赋,亚瑟柯克兰才是最适合跟踪的那个人,所以他才没有特意安排士兵跟踪,怕就怕在可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被对方发现了。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对方只是来到厅外的花园内,而那一大片馥郁芬芳的花卉,其中最美丽惹眼的,是亚瑟亲手种下,培育出来的蔷薇花。

  他眼睁睁的看着青年只是折下了一支并未完全开放的青色蔷薇,然后使了魔法将它藏起来,才又转身回到了宴会上。

  然后直到结束,也再没有有过其他动作。

  

  宴会结束的很圆满,梅花国所属的一行人在留下来访礼后,也一并离开。

  

  然而斯拉夫青年在路过他时,私底下悄悄的往他手里塞了一个东西。

  甚至朝他眨了眨眼。

  亚瑟看了手心里的东西一眼,顿时觉得不好了起来。心里不停的念着我的上帝,同时抬头看向他准备同他说清楚这样的行为是非常不好的。尤其是在这种国家关系条件紧张的情况下。

  

  “先不用慌着拒绝,皇后殿下。”青年歪过头来看他,嘴角带笑。而这个动作则显得青年俏皮无比,看起来完全不似一国之君。

  “你如果觉得威胁,大可以在我走之后毁掉它。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能毁掉它简直轻而易举。”

  高大的斯拉夫青年长呼出一口气,在寒意未曾褪去的黑桃国国度里,梅花国国王的一口气直接化成了白气。

  “你会有用到它的一天的,相信我。”

  

  “而我是绝对不会威胁到你的那个人。”

  说完便径直离去,只留下亚瑟一个人在原地。

  他看着逐渐消失在视野里面的青年,渐渐地握紧手中的东西。而这时,一股暖意隔着手套从手心传来。

  亚瑟低下头一看,那是一颗水绿色的传语珠。



  tbc

     〔1〕女神塔罗:希腊神话的春之女神。

        扑克自设:传语珠:类似电话一样的玩意儿,但是使用次数有限,且局限性很大。

  PS:其实伊万跟阿尔的仇远远没有阿尔看上去那么短,实际上在伊万的记忆里,他已经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在嫉妒阿尔弗了。

  

  

  

  

【露英】谎言(1)


  我应该诞生于何处,但是我却好像早已在岁月的长歌里被人遗忘,我也好像被腐朽的时间所抛弃一般,早已忘却了自己活了多长的时间。

  

  但是我记得这片海洋里曾经诞生一个谎言,而它的名字叫伊万,同时也叫亚瑟。

  

                                ——亚瑟.柯克兰,手札

  

  

  

  

  1.

  在逐渐下沉的火红视线里,人鱼好像忘记了很多东西,记忆在被海水浸泡的发白的走马灯里翻涌蒸腾,最后蒸发成一片被挥霍的惨白。

  他最后的视线停留在因为重物而溅起的巨大浪花,逐渐漫延开的火红,和岸上的人群嘈杂的混响中。


  2.

  亚瑟柯克兰是一条人鱼,最普普通通的那种人鱼,却又是最珍贵的那一条人鱼。

  因为他是海洋里最后一条人鱼。


  3.

  普通的亚瑟柯克兰,在某一天捡到了一只失去了父母的小鲸鱼,小鲸鱼好像对自己失去了父母这件事毫无概念,但是它潜意识却愿意缠着亚瑟不放,于是亚瑟只好带着它一起在海底流浪。

  小鲸鱼说自己叫伊万.布拉金斯基。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失去了双亲的小鲸鱼对于父母没有什么概念,却唯独对于父母赠予自己的名字记得相当清楚。

  普通的亚瑟.柯克兰,好像遇上了一条并不普通的小鲸鱼伊万.布拉金斯基。

  

  4.

  小鲸鱼拥有一双罕见的浅紫色虹膜,但由于海水和黑暗的映射,它呈现出一片孤独的,接近灰败的深紫色。

  而这个事实实际上也是亚瑟在海面上时才发现,鲸鱼属于胎生动物,都有着与人类构造差不了太多的肺,于是它们需要隔上那么一段并不算长的时间里,从深海里上潜,直到海面进行换气。

  于是亚瑟发现了他那双,异于平常鲸鱼的虹膜,是如同紫塔桑石色般的眼眸。

  温柔的像,亚瑟每天悄悄上浮到海面上看到的,天边的无边星尘。

  

  5.

  人鱼并不能化出人类的双腿,但是海洋里的其他动物却可以幻化成人类。

  这或许是对于人鱼独自占有长生,所带来的诅咒。

  每当亚瑟看到安徒生的《海的女儿》时,都免不了会羡慕上,能够通过奇妙魔药幻化出双腿的人鱼。

  即使那会付出的代价实在是过于巨大。但也总好过独自一个人在海底孤独的度过永生,甚至是永远。

  

  6.

  小鲸鱼在逐渐的长大,越来越大。

  直到成为能够堪比无数个亚瑟的成年蓝鲸。亚瑟才明白,原来伊万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他赶也赶不走的,能够一手抱住的小鱼鱼了。

  

  7.

  深海里的生物最近在传一个八卦。

  原来只要某个地方能够出现一条海洋里罕见的人鱼,那他的身旁一定会跟着一头巨大的蓝鲸。

  

  8.

  后来那条人鱼好像消失了,连那头蓝鲸好像也再也没有出现在众海洋生物的眼里了。

  有知情者提供,他们好像去陆地了。

  

  9.

  是的,蓝鲸已经学会了幻化成人类了。

  

  10.

  亚瑟的梦想是能够看遍这个世界。

  伊万的梦想是陪着亚瑟柯克兰看遍这个世界。

  

  11.

  人鱼既然不能够幻化出双腿,那么蓝鲸就带着人鱼慢慢的走遍这个世界。

  他们已经共同游遍了海洋,而现在,轮到了蓝鲸带着不能够走路的人鱼,开始了陆地的旅行。

  

  12.

  于是伊万悄悄的带着人鱼去了陆地很多地方,威尔士,伦敦,约克郡,比利时,通厄伦,布鲁塞尔,加州,爱丁堡,西伯利亚……他们有时候会顺着泰晤士河悄悄跑到环球剧院去偷看莎士比亚的戏剧,途径温莎小镇时还有幸看到了哈里王子的婚礼,不过人鱼和蓝鲸在婚礼上捣乱了一下就飞快的溜走了。

  

  13.

  然而这可以说是偶然,也可以说是必然。

  在这近百年来的旅途与无尽的流浪中,在途径某个海岸时,人鱼和蓝鲸碰上了陆地上的亚瑟与伊万。

  而他们的容貌一模一样,简直就像克隆体一样。

  当然,人类的亚瑟和伊万并没有看到他们。

  因为那时候的他们正在人群的祝福里亲吻彼此,幸福的像一对新人。

  然而他们也的确是一对新人。

  在纷纷扬扬的花瓣落下的同时,他们共同身着配对的白西装,彼此的手指的无名指上的钻戒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闪耀的令躲在礁石后的人鱼和鲸鱼有些好奇。

  

  14.

  在经过这个偶遇的婚礼后,人鱼如法炮制般的。找来了海底里最好看的蚌壳里,所诞生的最好看的珍珠。

  蓝鲸笑着亲吻他,带着他的珍珠消失了一小会儿。

  过了一会儿,就悄悄将人鱼拉到沙滩边。

  展开人鱼带着美丽鳞片的手指,亲自给他带上了一枚戒指。

  那是一枚固定着珍珠的铁环,上面的白色珍珠像一个誓言,牢牢的套住了人鱼。

  而蓝鲸的右手无名指上,则戴上了一枚相同的,只不过颜色是黑色的珍珠。

  

  

  

存个脑洞

因为早上六点才睡着,然后中途做了一堆奇奇怪怪但是最后诡异的接了起来的悬疑梦境。

跟我合租的六个室友跟我关系很好,但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她们突然都搬出去了,有些是因为找到了更好的去处,有些是不在这里住了,有些是做完在这里的事情回家了,于是退租。

于是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在某天终于来了新的舍友,有男有女(是那种分房间式的合租)。

其中一个女生跟我一个房间,这里简称a,然后来了个特帅的男生,简称b,还有个胖女生在隔壁,简称c,其余的都是些杂七杂八的NPC。

因为合租的原因要与舍友打好关系,但是b不知道为什么对梦里的我特别好,好到最后我甚至没答应他成为他的伴侣,他就自顾自的对着其他四个舍友宣布我们在一起了。

于是a开始看我不顺眼起来,然后噩梦从这里开始。

梦里的我开始时常觉得有人在跟踪自己,而且是那种带有鲨人意图的跟踪,不过好在梦里的我意识很好,每次都成功甩开她。


于是在某天晚上,我突然从梦中惊醒,因为梦里奇怪的地方很多,但是我说不出来为什么,突然就想到那里去了。如果跟踪我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他俩合伙想要鲨掉我,我该怎么办。


这时候房门被悄悄打开,有个人躺在我身侧,因为不间断的触碰加上床铺下坠的程度,我认出来这是c,那时候我有一把剪刀在手里,正准备拿出来防御。

突然腰间就被扎进一把刀,然后梦中的我死去,梦境结束。

对了那把刀是a扎的。

半夜的看完漫画更新的口水话

大半夜的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觉,于是看了女神降临。我真的是李修股的。可是这个走向让我不太想氪了,毕竟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乐!再抢是不对的!!!

可是cpbe了感觉真的好意难平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结果看到了更新的地方还气的睡不着了呜呜呜呜呜呜人财两空!!!!

虽然作者说更加偏向于初恋党而且这个走向也比较偏修晶可是我怎么就这么难受呢!!??!

#露英#

我在约克郡繁星的盛夏与他在草地里同眠。

我在西伯利亚的极寒冰原与他在雪地遥望极光。

我问他是否爱我,如同我爱他那样爱我。

而他的回答是yes。

今天你利用公权力利用法律来达到过滤掉自己不喜欢的,自己厌恶的东西。

明天同样就会有人利用相同的办法来对待你,来恶心你。

永远记得天道好轮回,苍天放过谁这个道理。